湖北省楹联学会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65|回复: 8

关于楹联美学答读者问

[复制链接]

171

主题

851

帖子

2717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717
发表于 2018-5-24 22:42:1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关于楹联美学答读者问
涂怀珵

《对联美学初探》一文,在读者中特别是在高等院校中文系学生中引起了关注。例如,广东韩山师范学院中文系学生杜柳依说,今读到销售32个国家和地区的“世界华文传播媒体协会教育类核心期刊”《现代学术研究杂志》上长篇论文《对联美学初探》,受益良深,才知道“对联是诗中之诗”。因此,我希望大专院校中文系开设“对联选修课程”;文中提到“酿造对联诗味美的艺术技巧是‘主观感情客观化’”,这很有意思!请再举一个人所共知的例子解释一下……。
答:关于“诗味”,自陆机《文赋》始,到钟嵘以味论诗,说来话长,总之是指作品的审美特质,“它表现为作品中无处不在却又不能实指,具有朦胧、飘忽、弹性的一种弥漫于诗境中的多层次的情绪氛围。”我曾在《认识对联“初生代”及其对偶修辞》一文中谈到“凡文学艺术作品之品位往往以‘诗味’多寡见高低的。如诗味之中讲究虚实相生,书法要求‘黑处是字,白处也是字’,绘画要求‘目尽尺幅,神驰千里’,音乐会出现‘此时无声胜有声’,楹联是‘诗中之诗’,当然要求‘言有尽而意无穷’,等等”。你是大学中文系学生,你希望大专院校中文系开设“对联选修课”,很宝贵,可见你的认知水平之高,我很欣慰!一百年前的读书人,几乎都会撰联并以不懂对联为耻;现今大专院校汉语言文学专业的老师是否都会撰联?据说有些教授、博导至今不知联律为何物?!还有曲艺界有些著名演员亦不知联律为何物,例如“春晚”的相声节目中有“对对联”的段子,病联迭出。十几亿观众中,不知联律的,以为“这就是对联”,谬种流传,贻误青年;懂得联律的,则感到悲哀,笑不出来。我国“联律普及年”,在老百姓中收获很大,成效显著。遗憾的是至今尚未“普及”到大专院校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教授、博导身上,尚未“普及”到著名曲艺演员身上。未来的汉语言文学教授、博导,就在现今的课堂里;未来的曲艺名家,就在现今的课堂里。谁赢得年青的一代,谁就赢得了未来,因此,你提出的“希望中文系开设‘对联选修课程’”的建议,可谓真知灼见!
至于你在电话中提出要我再举人所共知的一个例子,说明酿造对联诗味美的艺术技巧是“主观感情客观化”,那是怎么“化”出来的?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71

主题

851

帖子

2717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717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5-24 22:42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由于时间关系,我只举伟大的律句联作家杜甫创作的一副五字联为例,他以“感时花溅泪”对“恨别鸟惊心”。这是他当时在战乱中“春望”长安几乎成为一片废墟,痛哭“国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”!上联“感时”二字,下联“恨别”二字,都是主观感情,仅此不能成其为诗,它只是概念罢了。花、鸟平时都是可娱之物,当“感时”化为客观之花见之而泣,当“恨别”化为客观之鸟闻之而悲时,才是对物伤怀,抒发了他对国事的关心和伤感,此联的内涵是极其深厚的,言有尽而意无穷的“诗味”悠长千古,因其具有普世性价值的文化高度而传扬出国门之外,至今活跃在全球汉字爱好者的心灵深处!酿造对联诗味美的艺术技巧千变万化,并非仅此一端。你是汉语言文学专业大学生,我相信你悟性很高,希望你能闻一知十。
你还问到“梁公后半句说”对联这种文体,固有其特殊之美,“不可磨灭”。可否理解为“固自有其”就是与生俱来,“不可磨灭”就是永垂不朽,     
那是一种什么样的“特殊之美”呢?
是对联文体诉诸于视觉的双边相对而起的“建筑美”吗?
是对联文体诉诸于听觉的平仄相间的“音乐美”吗?
是对联文体诉诸于心灵的生发血脉芬芳的“诗味美”吗?
答;上述三者,当然包括在对联“特殊之美”的诸因素中,虽然别的文体如律诗中也兼而有之。但就“建筑美”来说,对联文体独具的对称而起的双边,则更为美丽壮观!对称本来就是大自然赋予万物的一种美,对联用单音节方块字逐个筑起整齐划一的双边,来表达宇宙万物的对称和谐美,既符合美学上的匀均统一美,又符合哲学上的对立统一美,更符合诗学上的情景交融统一美;“统一”是形对意联亮点的聚焦!尤其是对联与书法结合之后,更加凸显出楹联作家内在情思,体现出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强烈的人文精神,更为“建筑美”增添了光采!
“特殊之美”中还有一个“很特殊”的因素,就是对联文体与生俱来的双边“悬念美”!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71

主题

851

帖子

2717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717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5-24 22:43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作家在创作小说、戏剧、电影、电视剧或其它文艺作品时,乐意捕捉戏剧性因素,以求生动地表现生活和人物性格以及感人的情境,在处理情节结构时一般采用“悬念”“吃惊”等等手法。胡可先生谈戏剧进入高潮时,观众关切故事发展和人物命运,整个悬念快要释怀的心理活动情景;他把面临那一刹那的紧张心情比喻为“是赌徒的摊牌,是垂危者的获救,是球赛最后一分钟出现的平局,是难产中婴儿的呱呱坠地,是证据齐备后的突然逮捕。”(见拙作《文体写作·戏剧文学》。1985年文心出版社)
我们创作对联亦如此。“对联上下两联的创作过程,实际上是创作者设计的一个悬念,并不断破解这一悬念的过程。上联逾是精巧、别致,悬念就逾是神秘、新颖;而下联一旦被工整、完美地对出,如同悬念一经被彻底破解,此时,创作者获得美的愉悦和享受就逾刺激、强烈。(读者或观众在欣赏上联之后,而引起了急欲寻思下联对得如何的迫切感,即迫切追求破解心中悬念的强烈情绪亦如此。——涂怀珵注)但是,有时悬念的设计者和破解者并非同一人,前人的绝妙出联会令后人绞尽脑汁,悬念似乎就是藏在文人墨客可望却难以企及的头顶前方,诱惑你为此追求不懈。时间常常是(对联)悬念美的发酵剂,悬念持续的时间越长,悬念破解后的欣喜和愉悦就逾畅快无比,美的享受就逾甘醇、持久。”(引苏青文)对联这种与生俱来的特殊的悬念美,是愉悦人们的心智,慰藉人们心灵的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71

主题

851

帖子

2717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717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5-24 22:43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上述种种,是不是彻底理解了梁启超先生心目中的对联文体的“特殊之美”呢,且按下不表。从本质上讲,对联文学是语言艺术,艺术美不过是现实美的集中反映。归根结底要靠修辞手法调整汉字,修饰词句,运用各种表现方式使联语更具诗味即“联味”之美。
对偶是修辞的手段之一。其实,修辞上的对偶并不复杂,只要同一的修辞格相对即可,如以‘比喻’对‘比喻’的修辞格,仅举律句联中七字联为例:“回乐峰前沙似雪,受降城外月如霜”(李益《夜上降城闻笛》)“岭上晴云披絮帽,树头初日挂铜钲”(苏轼《新晴道中》);骈文中以比喻对比喻的诸多“律句联”,亦如此。
对联修辞方法至少有两个:一是字面的装饰,二是声调的谐和。而装饰的手法,主要是指词汇的选择,增减和颠倒移动等等。
一个个孤立的汉字特别适用于对偶,因为汉字单音词较多;即使是复音词,其中的词素也有相当的独立性,既容易造成对偶,容易把同样一句联语中的汉字移动颠倒而造成另外一句联语。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!
善于修辞的楹联作者在组合词语时,一个个孤立的方块字,就像不同颜色的小正方体组合成大正方体的智力魔方一样,巧妙地扭转各个小正方体,可使大正方体的六个表面颜色由不同规则而趋于谐和之美。
本文至此,有必要详细举例。当年我在大学中文系开“对课”时,在可容一百多位学生的大教室作过一次律句联单边修辞的实验。我先板书五个巴掌大的汉字:碧、上、红、枝、桃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71

主题

851

帖子

2717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717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5-24 22:44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说“这就像一局棋只有这五个棋子,却能下成各式各样的格局。你下棋的艺术越高,你的格局变化就越多,千变万化,奥妙无穷;现在,你手下只剩这五个棋子啦,只要你棋艺高超,善于布局、搭配,就可以运用自如,可以充分表达你的战略思想和实现你的作战目的。中国对联句式结构就具有这种特点,今天看谁搭配得最富有诗味美!”
学生们听罢都来劲了,一个个猛动脑筋,纷纷在小纸片上写着;其中有不少同学是从未听过“对课”的外系学生。
“碧、红、枝、桃、上”,这五个字,按数学“全排列·阶乘”公式计算:5!=5×4×3×2×1=120可以搭配成一百二十比不同内容的单边联语。果然学生们交上了一大堆小纸片,有写“桃碧枝上红”的,有写“碧红上桃枝”的,有写“枝红碧桃上”的,有写“桃碧枝红上”的,有写“枝上碧桃红”的,一片片纸条过目成堆;忽然,我眼前一亮,见有几片纸上充满动态中的诗情画意,写的是“红上碧桃枝”!仔细辨认,都是我任课班上的学生的笔迹!我大喜过望,这是那几位同学苦学“对课”修辞应得满分之成绩,是艰苦练兵场上弹无虚发颗颗中的之成绩!为着证明这场实验决非文字游戏,为着证明老师评卷有根有据,我当场亮出了享誉“中国联坛之声”的湖北电台举办第13届春联大奖赛中,自己获一等奖的作品,上联写1991(羊)年全国人民战胜特大洪水的壮举:“万里抗洪图,万里流芳,羊去白归苍海浪”;下联写1992(猴)年全国人民期盼召开“十四大”的迎春喜悦:“三阳迎大典,三阳交泰,猴来红上碧桃枝”!我领奖时,华中师大万立丰老先生说:“你用‘猴来红上碧桃枝’对‘羊去白归苍海浪’,这修辞下了功夫!”
这个例子试图证明修辞所可利用的语言文字的可能性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71

主题

851

帖子

2717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717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5-24 22:45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再举下面的例子,试图证明修辞所须适应的题旨情境;
那时转来一位同志的诗集稿件,要我“提意见”。我遵命帮忙改了五十多处。其中有一首五律《游庐山》,中间两副律句联是‘含鄱观日出,牯岭看江流。三龙脚下踩,五老眼中收。’这是庐山中的四景,即含鄱口、牯岭崖、三龙潭、五老峰,一句一景。但我觉得四景都没有炼出诗味。于是我批了一句话:“试易当中一字,或可炼入几许诗意。”并引导学生们进行课堂讨论,最后由我归结为如下四副律句联:
1、如写动静状态,似可改为“含鄱摇日出,牯岭寂江流。”
2、如写山河气势,似可改为“含鄱喷日出,牯岭逼江流。”
3、如写观众情绪,似可改为“含鄱催日出,牯岭缩江流。”
4、如写瞬间感觉,似可改为“含鄱长日出,牯岭细江流。”即上半句描述旭日出水面时水面上不是圆形而是长形,下半句描述站在牯岭崖上远望长江,江流形似一条细细的带子。
如此训练,使学生们懂得:虽说炼字不如炼句,炼句不如炼章,炼章不如炼意,但汉字是对联的细胞,不可不炼。所以创作对联,修辞要紧,要出精品,有赖修辞!
总而言之,当传统走入当代,当中国走向世界,当离老百姓最近,与老百姓最亲,最受老百姓欢迎的楹联,面临传承与创新的重要阶段,必须重视:凡文学艺术作品之品位往往以“诗味”多寡见高低的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71

主题

851

帖子

2717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717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5-24 22:45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四、对联中情感性与形象性的审美价值
近几年来的春联大奖赛中,曾出现一个让评委们感到困惑的问题:所谓“在文学作品中创造意境,离不开概括性的具体形象”,那末,“对联包括春联,其情感性与形象性,这两者,究竟谁比谁更具有审美价值即艺术性能呢?”
引起这个问题,是享誉“中国联坛之声”光荣称号的湖北人民广播电台当时供总评春联的一副作品,作品问道:
年年赛春联,问天下状元有几?
副副登虎榜,比古人意境如何?
这个问题,对评委触动很大:评价一副春联的成败,意境是不是唯一的标准?
首先应当肯定:“比古人意境如何?”这个问题提得好。意境是我国独特的美学范畴。中国古代文学批评家常常是以意境的高下来衡量作品成败的。既然我们都强调春联是文学艺术作品,而优秀文学艺术作品往往能使情与景、意与境交融为一体,塑造鲜明的生动的形象,产生强烈的感染力,这当然应当考虑“比古人意境如何。”
但实际情况却引起评委新的思考:撰写一副春联,要求它必须富有情感性,是可以实现的;而要求它必须富有形象性,往往很难实现。事实上,获奖春联包括荣获特等奖和一等然的春联当中,多半是富有情感性而缺乏形象性的。这个问题在美学上又该如何解释?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71

主题

851

帖子

2717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717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5-24 22:46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对这个问题深入思考,就涉及到影响中国文学艺术长达两千年之久的一个美学原则,叫做“赋、比、兴”。历来认为:最能创造艺术品的是“比”和“兴”。而获奖春联包括荣获特等奖以及一等奖的春联中多半是“赋”,这是什么原因?在文艺学里面,“赋比兴”是创作方法。“赋”的方法是“敷陈其事而直言之也”,比如说“我有好多的忧愁呀!”这一句不能成其为诗,它只是概念罢了。如果说:“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”呀,这就是运用了“比兴”,形象出来了,成了绝妙好词!
中国文学(包括散文和诗)都是以抒情为妙的,否则就不能称之为艺术。然而并非感情的任何抒发都能成为艺术。要成为艺术,必须让主观感情客观化,也就是运用形象思维方法,“托物寓情”呀,“寓情于景”呀,尽可做到“情景交融”构成意境,才能形成“神爽飞动”的艺术作品,产生相应的艺术审美效果。而让主观感情得到客观化的具体途径,就是要运用“比兴”的方法,例如供总评春联中的第124号联,是一副三个字的流水对,出句说“有水扁”,对句是“无月圆”。这是运用了“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辞”的“兴”的方法。至于“以彼物比此物”的“比”的方法,最高明的例子,是诗人毛泽东经过长期积累而偶然得之的八个字;“苍山如海,残阳如血”。无怪乎毛泽东强调说:“诗要用形象思维,不能如散文那样直说,所以比兴两法是不能不用的。”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71

主题

851

帖子

2717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717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5-24 22:47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然而,被称之为“两行诗”的对联包括春联呢,单说春联大奖赛获一等奖甚至荣获特等奖的作品中,多半不是用“比兴两法”,而是用“如散文那样直说”的“赋”的方法。例如大赛中可以获特等奖的,是哪一副春联呢?当时评委比来比去,提出了第249号联;各位评委再三对这副联进行了非常严格的审核,都表示第249号联可以当选。它的上幅是“春风砺志,以和谐为目标,以贤能为榜样,以振兴为已任,以人为本”:它的下幅是:“天道酬勤,还碧绿于大地,还清澈于江河,还纯洁于少年,还利于民。”从创作手法上看,这副联的基调是重在说理,讲道理;它基本上是采用“正言直叙”的“赋”的方法。但它因何也能产生相应的如同“比兴”方法的艺术效果呢,即它所显示出的审美价值能够打动我们呢?其主要原因就在于:这副联是以相当整齐的排比句法为形式,极力增强它的逻辑推理中的情感色彩和情感力量,从而使它的说理具有一种不可阻挡的气势——正是它的不可阻挡的“气势”在打动着我们!
这就有个认识问题,需要从美学上求得合理的解释:创作一副优秀春联,要求它富有情感性,是可以用“赋”的方法实现的;而要求它必须富有形象性,即必须合乎主观感情客观化的“比兴”原则,当然是再好不过,但也不尽然。就对联包括春联来说,情感性与形象性,这两者,究竟谁比谁更具有审美——艺术性能呢?评委带着这个问题,向有关美学书籍中寻求答案。
翻阅到《美的历程》一书,说先秦散文在某种特定意义上,也可以说体现出“赋”的原则,在白描式的记事、状物、抒情、表意等说理文字中,居然有一部分能够成为文学作品,是什么原因呢?是由于情感规律在起作用的缘故,使得虽然缺乏足够形象性的中国古代散文,由于具有所谓的“气势”所谓的“飘逸”等等审美素质,而成为后人长久欣赏、诵读和模仿的范本。当然有些片断是有形象性的。但它之所以成为文学范本,却大抵并不在其形象性。相反,是他们说理论证的风格气势,是他们在造词遣句的文字安排中,或包含或传达出某种特定的情感、风格或品格,才更是使其成为审美对象的原因。在这里,情感性比形象性更使它们具有审美——艺术性能之所在,同样诗意盎然。这也是中国艺术和文学(包括诗和散文)作品显示得相当突出的民族特性之一。
评委的初步认识是:以“赋”的美学原则撰写对联包括春联,是同样可以创作出优秀艺术作品的,是同样富有诗味的。并由此显示出中国对联包括春联的相当突出的民族特征。
总之,楹联美学的内容,可谓博大精深。我这篇“初探”只能算是”登堂”而已.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湖北省楹联学会 ( 鄂ICP备15021834号-1 )

GMT+8, 2018-6-23 00:44 , Processed in 0.171875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