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北省楹联学会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42|回复: 0

中国最早的基督教对联辨附记--刘太品

[复制链接]

79

主题

438

帖子

1615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615
发表于 2017-11-28 19:35:2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文写就后,对于因手头资料的匮乏,最后只能以推测来作结论甚觉欠妥,于是便注意进一步搜集相关资料。先是查找刘嵩的《刘子高诗集》,在四库别集中找到了明刘嵩的《槎翁诗集》,其中有长篇歌行《铁十字歌》一诗,全诗如下:

       庐陵江边铁十字,不知何代何岁年。

       何人作之孰置此,何名何用何宛然。

       形模交横出四角,三尺嵯牙偃锥槊。

       雨淋日炙黑色滑,土中鮀鳞见斑驳。

       人言南唐竹木场所都,铸此罥硾筏与桴。

       一沉江中一路隅,是耶非耶焉得虞。

       或云此古厌胜法,水怪奔冲赖排压。

       雌雄相顾走光芒,神物护呵谁畚锸。

       所以往代鼓铸虔州城,此物千载为英精。

       舁铁过之铜乃成,精化气感理莫明。

       世人往往疑根植,下触每愁风雨殛。

       近时暴卒破盲惑,掘地出之夸胆力。

       终然弃置不敢匿,我时见之考其式,赤乌之年乃妄饰。

       吾闻天生五行中,惟金可革亦可从。

       何不为刀为错通商工,为耜为镈利九农。

       斩犀刺虎为剑锋,不然行雨极变化为蛟龙。

       胡独汨没在泥滓,断甓遗株等沦弃。

       铜仙不来秦鐻废,坐阅兴亡一流涕。

      诗中详细描写了铁十字的形制,分析了它的由来,并断言上面所铸的“赤乌”年号为不可信的“妄饰”。从诗的描绘来看,铁十字上根本没有对联的痕迹。

      第二步,又从网上找到了李九功《慎思录》的影印件,其“第一集”中记载:

        或谓天主降生为普拯人群,何以我中土悉乏证据耶?孰知吾中土经书一灾于洪水,再灰于秦火,与如德亚国(如德亚,乃天主降生之国,亦即天主□生民祖国也)之古经全存者不同。迨既降生升天后,圣宗徒多默尝偕弟子传教及于中华,嗣后门人接踵,且数百年不绝,以故中华至今多存圣教旧迹。据三国时庐陵有铁十字,记孙吴赤乌年号,明初刘子高歌其事,则去降生之世未远也……

      由此看,李九功只是根据刘嵩诗中所记,叙述了洪武年间出土铁十字的史实,文中也压根没有关于对联的影子。

      最后,找到了教会文献《燕京开教略》,书中记载:

      江西王主教,于清光绪十二年,1886年1月15日与北京传教士寄信去,大铁十字架,形状甚奇、观于吉安府,即所谓圣安德肋宗徒之十字也。细观之,绝非寻常金石之物。前代多年往往有文人词客赋诗作颂赞其神奇。至今民间尚有敬礼者。或焚香而拜。或杀鸡而起。呼为十字菩萨。十字之庙与它庙之格局,亦迥然不同。盖专为供奉十字而建者。铁十字计高四尺五寸。枝宽四寸,中宽六寸五分。十字上有二孔相距一尺一寸。十字之龛,置于正中。龛上绣有诗赋。其中有万民四海字样。所言之万民四海即普天下地。细玩其义,实乃吾天主教人,以十字架实为天主圣教之遗迹。十字架系大明洪武年间出土,有孙吴年号。

      至此,才算解开了所有的谜团,真实的历史过程应该是这样的:不管铁十字是何年所铸,但确为明初洪武年间(1368—1398)出土,上面应该也铸有“赤乌”的年号,刘嵩作《铁十字歌》记述了此事,并对铁十字的来历进行了各种推测,但却语气决绝地否定了上面所铸的“赤乌”年号。之后间隔了整整一个明代约三百年的时间,明末清初福州人李九功师从西洋传教士艾儒略,改信了天主教,至清康熙二十年(1681)去世,其子整理遗著137则编为《慎思录》,其中一则根据刘嵩的《铁十字歌》记述了明洪武年间出土有“赤乌”年号的铁十字,用以证明早在三国时期基督教便曾传入过中国。从文字看,李九功本人也根本没亲眼看见过这尊铁十字。然后时间又过了二百余年,在清光绪十二年(1886),其时距1807年马礼逊牧师将基督教新教传入中国已逾八十年,基督都在中国传播的广度和切入中国文化的深度,都达到了空前的地步。这年年初江西王主教在写给北京传教士的信中,详细记述了他在吉安看到铁十字的场景。虽然不敢保证这个铁十字就是洪武年间出土的铁十字,但吉安当地的信众已把它视为神圣之物,民间杀鸡焚香,敬奉为十字菩萨,还专门建了一座十字庙,铁十字被供奉于神龛之中,龛两边布饰上绣有颂扬铁十字的楹联:“四海庆安澜,铁铸宝光留十字;万民怀大泽,金炉香篆霭千秋。”王主教写信的目的,是想通过细玩对联文义,把联语解释成是为歌颂天主而作,同时接过李九功的观点,把铁十字依然当做“天主圣教之遗迹”。

      这副绣在龛上的楹联,基本可以判断是晚清甚至就是光绪年间的联语,但经过人为的断间取义和以讹传讹,到了王治心《中国基督教史纲》中,却成了“铁十字上铸有对联一副”,给人以三国时代就有楹联的错觉,即使是后人作伪,也可能被当成明洪武年间的楹联,至少是明清之际李九功时代的楹联,但最后结果证明,这仅仅是一副普通的晚清楹联。这种人为制造的谜团,其动机仅仅是让人以为基督教在中国是古已有之,联想到对联理论界前些年也到处“发现”唐代甚至更早的对联,仿佛对联的历史越是久远,我们对联工作者就越光荣一样。这类治学态度和治学方法,可以休矣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2014年10月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湖北省楹联学会 ( 鄂ICP备15021834号-1 )

GMT+8, 2017-12-14 18:08 , Processed in 0.156173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