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北省楹联学会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87|回复: 6

田丽君评联

[复制链接]

75

主题

357

帖子

959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959
发表于 2017-9-26 10:13:4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瓜洲古渡联作点评
           ------田丽君


第一名
莫道客多情,船到金陵分外古;
无非春有限,诗如泗水一般愁。

曾经思考过名胜联到底如何写法可谓为好。如远山近水拉扯几处风景,曩古如今复述几则人文轶事,再辅以辞藻,畅其气息,就算不得十分,七八分已是靠谱。然此类写法,最尴尬处就是往往写出来千人一面,甚至打个不恰当的比方,木乃伊亦具人形,只是与活生生的人毕竟相去甚远,由此可知写照传神之难。扯远了,回头来说此联,在诸多联作中此联颇见别致,首先是短小精微,既无大笔铺陈,亦无具体细微之描绘,如同写意画,寥寥几笔,形神却不马虎。瓜洲可供拣拾的典故不可谓不少,然再多一些,亦只是如来掌中的悟空,轻轻一句“客多情”、“分外古”,手掌一合,怀古之幽情,苍茫之史事,便稳稳抓住。上联既已抓稳,下联则可平托掌上,细细琢磨玩味。瓜洲之传名,除了其地理位置之优越,商埠码头之重要,另一重要因素,就是诗文为之生色,其中最脍炙人口的莫过于白乐天《长相思》,作者既借此巧扣题面,却又不仅仅限于《长相思》的儿女别情,而是由《长相思》及诗,由诗而及迁客思妇,最后升华到对人生的深沉感喟上面。细味再三,可觇见整联的材料取舍和安排,作者均费了十分心思,而外面毫不露琢磨痕迹。所谓切题而不泥题,纳须弥于芥子,方见文章之本来旨归,莫过于此。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75

主题

357

帖子

959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959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9-26 10:15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二名
千秋唯诗客不孤,试看星火依然,何古何今,对酒或言天宝事;
一水系乡愁太久,欲把流光换了,自南自北,任风吹尽广陵尘。


说起关于瓜洲的古诗,不能不提到的是唐人张祜的“潮落夜江斜月里,两三星火是瓜洲”,因此一句诗,一千多年以来,瓜洲的神韵就烙在我们脑海里,它不甚明丽,不甚喧赫,宛如夜纱后面一位静静的美人,我们甚至看不清它的眉目,然而它总是星星点点隐隐绰绰,让人无法忘怀。之所以唠叨这么多,我想是关乎神韵这两个字。如美人一样,每个名胜都会有每个名胜的神韵所在,如果要分别它,司空表圣有二十四诗品可作借鉴。落实到瓜洲这个地方,我想瓜洲毕竟是一座沿江的古镇,江南的灵秀孕育了它,两千年的风霜滋养了它,它的美丽,无论如何去描摹,更多应该是属于深沉和阴柔一类,这与赤壁有着根本的不同,我不知道写这个题的朋友们注意过这些没有,但是,我在评的时候,的确是拿这把尺子在衡量品评。再来看眼前这副联,上联从人生感慨的大处落墨,后面以张祜诗作支撑和生发,极尽腾挪之势,最后将读者带回属于瓜洲的盛唐时代,扣题老辣又不露痕迹。下联起二句真真销魂语,不知道作者是否受了余光中《乡愁》的启发,但我读的时候确实想到了这首诗,全联的神韵,有一半以上得力于此二句,而这神韵与我心目当中瓜洲的神韵是不谋而合的,之后作者恣纵想像力在时空当中驰骋,最后借广陵一语扣题稳稳收住,立定后回首再看,整句所写虽不出众人所写乡愁二字,然苍茫寥阔,不落窠臼。整联笔法甚为矫健,思维亦称卓越,若要挑刺,则嫌上起切入点选择过远,有孤悬之势,第三分句亦露疲态,是以上联不及下联气息畅达,亦不及其得力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75

主题

357

帖子

959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959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9-26 10:17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闲敲棋子 于 2017-9-26 10:18 编辑

第三名
诗渡春秋南北,只那寻鼙鼓帆樯,过石径古碑,草色离离青欲覆;
地当吴楚咽喉,再无复金戈铁马,对江风明月,一桥隐隐恍犹飞。

作者深谙节奏控制之道,联开阖流转,从时空深处缓缓而起,将往古事悠悠道来,二分句后面一顿,转作景语,两结有飞动之态,销魂夺魄,叠字的运用又颇具咏叹调之悠长缭绕,是以联虽尽而意不尽,余味无穷。全联唯上起句造语较拗,又如“一桥”对“草色”终属过宽,实则稍加注意即可避免,微疵。



万里江平,洲中扬子桥,几处古楼成断壁,
千年浪涌,月下沉箱处,一番风景异山河。
纯以景行文,视野开阔,文字中规中矩,格局稍嫌拘谨。


一水分南北,遥思夜雪楼船,塞马秋风,俯仰应弹家国泪;
孤舟送往还,忍对渔灯客路,故园春月,居停暂息庙堂心。
上联切入点选择了宋朝爱国诗人陆游的诗句,下联由渡口转入行旅之思,唤起乡愁,均能自然而然地赋景物以人文色彩,行文稳健,句秀字雅,只是结语过实缺乏回味。



瞰京口,接建康,千帆此起向云天,忆铁马秋风、楼船夜雪;
襟大江,际沧海,六合今来开锦绣,看瓜洲又绿、古渡新晴。
两句均是从地理位置入笔,过渡到自然景色,一古一今,交相辉映,只是第三分句不够警炼,致句腰无力。



渡口古风存 当日曾留学士躅;
江心明月在 千秋犹鉴女儿贞。
联语上写苏老下写杜十娘,合力烘托出景物的人文背景,要言不烦,干净洗炼,且有余味。



烟花事但问春风,即此放舟系舟,有客悲欣明月夜;
钟鼓声犹从彼岸,何年汴水泗水,汇流洗濯故人心。
上联就题而写行旅之思,下联巧借白乐天长相思扣题,结语别有寄托,整联纯以虚笔神行,二分句叠词颇有谣咏之味,韵致横生,故而情灵摇曳,楚楚动人。



亘古话乡愁,依然千里江流、廿四桥明月;
春风眠此夜,沉醉无边山色、百八杵钟声。
就题生发,情景交辉,真切动人,联语虚实相生,古今之间腾挪自如,而淡淡的忧伤始终如一缕轻烟,在旷远的场景中流连萦绕,两结语的不规则自对,又起到了推进效果的作用。



扁舟载雪来,分得江南明月色;
小径著花未?应知游子故乡心。
虚处切入,不作包揽,虽从小物着笔,然意象均十分用心,如“扁舟”、“雪”、“明月”的处处透出空灵,“花”又分明是“寒梅著花未”之花,是以下联乡愁的引出水到渠成,所有意象均虚而不虚,故联虽短小,却含蕴丰富。



引四海之鸿儒,名流中外;
纳百川之缓急,福泽古今。
上联写人文,下联写地位,端正大方,只是泛语过多。



沧浪濯年年,及北而南,是以知月动谁思,风聆何憾;
篷舟行冉冉,于今念古,犹因慨渡头诗幸,劫尾国虞。
整联不疾不徐,节奏控制是一亮点。上联起首二分句未能起到足够的铺垫作用,使后面两个自对句有落空之嫌,下联铺垫方面要好于上联,两个自对句的造句却拗峭了些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75

主题

357

帖子

959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959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9-26 10:24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一水之间,天地怆然,千年兴废何须鉴;
数山之外,风云黯淡,几度枯荣今胜无。

大处落墨,视野广阔,作者似有许多感慨,但铺垫过虚。两个二分句又下笔过重。


风雨不载愁,南望钟山,北梦中原,千秋国事伤心客;
江流最怀古,春来夜宿,秋归晓渡,十里沙洲明月心。
瓜洲地处南北冲要,南宋时落入金人之手,小朝廷借长江天险得以偷安,如陆游这样力主抗金的爱国士子,却不能驰骋疆场保家卫国,而只能在投闲置散中写下“楼船夜雪瓜洲渡”这样的名句,竟使得瓜洲与诗句一起传名千古。上联就此议论下笔,下联借景物烘托主题,结句苍茫感慨。中间二分句同声落脚,虽于考于联律,并非十分忌讳,然觉读来气阻,又句意稍累赘拖沓。



古渡接天涯,登舟可做游方客;
钟声掺水韵,泊岸但为枕梦人。

本埠风光,作者皆只在两个起句简要勾勒,然后生发议论,文字简洁气息清畅,只是所生发者一是过实,缺少韵味,二是过泛,缺乏升华。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75

主题

357

帖子

959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959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9-26 10:27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明月固早许诗人,两三点星火依然,供我来时,勾留夜色;
闲愁偏多与迁客,百千载春风又是,将舟泊处,可望江南。

法度严整,脉络明晰,首尾衔接严丝合缝,下结略嫌敷衍马虎。



兴衰本是寻常事,看大江南北,客来客往,多少流沙积作陆;
今古犹多落寞人,空一场悲欢,是矣非矣,万干烟雨散为尘。

就题升华,上联感古今之变幻推迁,下联慨人生浮沉际遇,文字较有感染力,只是于题似过于超脱,文字亦落于熟滑。



小径拂衣轻,听钟鼓泠泠,明月当中花木净;
扁舟载愁尽,看春风落落,芳洲之外水云闲。

有词之纤秾婉雅,却无其软媚,神韵自见,疏淡可喜。作者似未曾在意切题二字,然此等笔法,古人联集中多或有之,亦是一格。



此间江水最多情,集吴山愁,芳草怨,十娘怒;
千载春风从未老,入扬州画,木兰舟,介甫诗。
总分之势,罗列铺展之常见笔法,二起句甚得况味,人所未能及,后面的自对句似过于干枯,另个人认为自对句的句脚若调整一下,三句采用平仄平的错综声调,似更上口。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75

主题

357

帖子

959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959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9-26 10:28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渔舸苍芦间有逢,怅明月空悬、春风又绿,胪脍思由来客里;
楼船夜雪何从忆,对大江东注、红日西沉,诗书愤再起关河。

上写乡思下写家国之恨,作者比较喜欢运用意象说话,但景物罗列过密,既缺乏空间,读起来又颇感芜杂,且各意象间缺少衔接,亦无流转之美。又倒数第二分句,个人以为还是应该与结句落脚声调相反,这样读起来更上口。



有龙舸锦缆曾来,对楚塞柳金,吴门梅雪,官河终古垂杨暮;
言佛法众生可渡,便危樯六出,沧海一横,潮信未同大德归。

上联就瓜洲在京杭大运河边要冲之地位下笔,化用李商隐《隋宫》诗入联,中二句写沿河之景物,辞藻甚是典丽,结句怀古意呼之欲出。下联借鉴真自瓜洲东渡事扣题,缅怀古人。然上联于题旨稍有些远,下联又过于辞费。



只因它山水千程,莫伤客旅;
且任我沧桑一梦,醉卧江南。
此题有众多角度、众多的材料可供摹写,作者不贪大求全,只在乡愁一点上细细渲染,发为文章,是以联虽短小,却甚清爽可诵。又“江南”对“客旅”稍宽。



渡口往来频,问过客匆忙,谁曾解沉箱怒,书愤孤,相思恨;
吴江星火暗,望故园消息,或可从淮水悠,春风绿,明月还。

此联切题方面无可挑剔,上联罗列了关于瓜洲的三个典故,偏重于事,下联转入景语,承转之句烘托有味,后面亦景亦情,又暗用了“春风又绿江南岸”的典故,三个自对句铺排很有力道,但上联三句各指一典,下联三句皆为一典,轻重疏密似难以平衡,且个人以为三字句用于收尾则节奏过急,似不如四字句之舒缓凝重。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75

主题

357

帖子

959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959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9-26 10:41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一水瓜州何事名?或可因乾隆南巡?鉴真东渡?
千年风月无寻处,仅空待二三星火,半江奔流。

上联从容道出瓜洲背后的人文故事,下联以景衬情,文字端庄古淡,颇有余味。至于格律对仗之失,料是粗疏所致。



自古流来,吴山依旧愁烟雨;
从兹渡去,钩月悄然诉浪弦。

整联围绕一个“愁”字展开,却不说破,韵味深长,“浪弦”似有生造之嫌。



古今愁一水载将,且看那寥廓江天,万里犹连羁客梦;
兴废事浪花淘尽,唯余此清泠明月,千秋最识故人心。

作者颇多古今兴废之感喟,文字铺排疏密有致,节奏不疾不徐,格调高旷。唯下联“故人”似所指过泛,稍稍落空。又“浪花”对“一水”过宽。
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湖北省楹联学会 ( 鄂ICP备15021834号-1 )

GMT+8, 2017-10-18 11:53 , Processed in 0.171875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